我一直都记得,
青碧的河面燃起了火,
有妖精在唱歌。

左边有条河

© 左边有条河 | Powered by LOFTER

诗说



苍老的榕树,树枝伸展

平直着低垂着

气根须盘结而下,拥抱

你站在树下

落叶从肩头滑落

你含笑,斑驳的影

镶出金边

 
 

我伸手

拾起一片苍老的叶

夹在诗里

     ——诗说,一念枯荣

 
 

我们坐在树下

传阅泛黄的信笺

榕树依然苍老,树叶

依旧繁密

你低垂了眉眼

像极了曾经

树下含笑的你

 
 

我伸手

埋下一片

干枯苍老的树叶,一同埋下

我的诗

     ——诗说,一念无言

 
 

f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