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记得,
青碧的河面燃起了火,
有妖精在唱歌。

左边有条河

© 左边有条河 | Powered by LOFTER

【梦】灰色

2014.11.12

做了一个关于死亡的梦。
接到那人的电话,一切正常。齿轮紧扣着转动。
而当我按着正常的步伐走向既定的时间,却被告知那时就已经有一个齿轮崩落开来。
于是有序的假象崩塌了。
然而我却不信,没有人在那时告诉我,甚至那人也没有说。
那么他一定是藏起来了吧?都是骗人的吧?这才是假象吧?
我没有亲眼见到,所以我不信。
我以为这只是个玩笑,然而一天、一个月、一年,都只有我一个人了。他的所有存在的痕迹都被抹去了。除了通讯录里存着的没有删除的空号。
终于懂了他说的话,却没有了可以讨论和倾诉的人。
人生还要前进,庞大的系统不会因为一个齿轮的更换而停止。
上学,吃饭,逛街,不论走到哪里,我都有一种「他就藏在那边呀」的感觉。
但是所有的地方都是不相干的人。
所有的地方都是空的。
空洞的灰色四处蔓延,热闹的街市尽是可笑的哑剧。
我不能理解死亡这种东西。它无形无质,却带着让人恐怖的阴暗色彩。
活着的人告诉我生活还要继续,死了的人,我再也不能不知道他的想法。
一个人活在世上,我会害怕。
生存下去,却没有希望。
然而我没有哭,因为我不信,也不能理解。
我身边不是没有发生过死亡,但是都不直接。我看到别人的悲伤和痛苦,并试图理解,却不能和他们感受到同等的悲痛。
无法劝。
然后我醒了,花了三分钟认识到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梦。
当我认识到一切都是假象时,却哭的一塌糊涂。
止不住心里的痛苦。
——就算梦里的是假的,但终有一天我会面对真正的死亡。
那时,我会怎样?

死亡,一向是个沉重的话题。
不提灾难、屠杀、疫病引起的大规模死亡,也不提那些重于泰山的死亡,单说一个人,一个参与了我们人生的人的死亡。
我对人的等级划分,在于「如果这个人死了,我会怎么样」的假设,然后我会格外珍视那些被做了不能接受的假设的人。
这样的思考方式似乎有些极端,甚至扭曲。从结局推导过程,而不是顺着过程看到结局。
我是一个怕死的人,我相信人死了就是一把灰,没有灵魂、转世之说。起码我的潜意识是这样认定的。
某个人的死亡,就意味着世界的一方的塌陷,然后这个位置就永久的空缺了,曾经存在的谈笑、容貌、情感全部随着时间消失。会不经意的提起然后独自一人感受心痛,会带着这份缺失继续正常的生活。
然而一切都已经不正常了。
做出这样假设的人不只是我,还有一些人,并且他们想要我尽快成长的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打击。那时我还不太明白,现在用某些方法窥探到暗色的一角时我却恐惧的不能自持。
我不能理解死亡本身,无关载体、情感、色彩、幻想。
因为无法描摹,所以恐惧。
然而似乎又不全是这样。
我是在害怕灰色本身,还是被灰色笼罩住的世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