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记得,
青碧的河面燃起了火,
有妖精在唱歌。

左边有条河

© 左边有条河 | Powered by LOFTER

诗说



苍老的榕树,树枝伸展

平直着低垂着

气根须盘结而下,拥抱

你站在树下

落叶从肩头滑落

你含笑,斑驳的影

镶出金边


我伸手

拾起一片苍老的叶

夹在诗里

     ——诗说,一念枯荣


我们坐在树下

传阅泛黄的信笺

榕树依然苍老,树叶

依旧繁密

你低垂了眉眼

像极了曾经

树下含笑的你


我伸手

埋下一片

干枯苍老的树叶,一同埋下

我的诗

     ——诗说,一念无言


fin


象牙塔

1

那恍若新娘的欣长

白皙的脖颈

带着优雅的弧度

和细腻的质感


在坠落的星子和

皇皇的火里

无人可以寻觅,亦或是

建造,它是那样的

圣洁和无双


2

那是诗人和哲人的理想乡啊

触摸直达天穹的古籍和思想

在晚上写出白天的诗句,光

与星辰交织在一起


——浩瀚的精神汇聚

在那孤独的故乡,并不孤独

它拥有洪荒的时间

和不死的灵魂


3

那里有永生的

骑士和精灵,行走在

森林深处,警戒

枯草原上的乌鸦

黑与白是如此对立,那污浊

不可靠近高塔


有人间的行走

跪拜于无墙的门外,无需跪拜

那是苦行僧的缚带一般

无谓的禁锢,而这里

是渴...

我没有可以铭记的

向前是未知,向后是空白

我存在于一个肉眼不可见的点

我存在于所有无限

在你所能看见的我的节点

黑暗照亮万千

水流燃烧一切

你会焦渴

你看见了你想看见的

却和我毫无关联

我做着循环往复的梦

在梦里找到真实

你所见颠倒的规则

是我所信的铁律

在原点没有善恶

在无限没有终点

我在芥子里燃烧

惟有火最为解渴

——————————————————————————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_(:з」∠)_